注册 登录
宽频 返回首页

rickyheng的个人空间 http://www.foonyew.org.my/x/?1241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当理所当然不再理所当然

热度 4已有 298 次阅读2016-8-7 09:51 |系统分类:杂谈

三个星期前,前一秒父亲还在和我交谈,突然身体向前一倾,我急忙将父亲扶起,将父亲的头部靠在我的臂弯,父亲看了我一眼,隨即在我怀中老去。
我曾说过当理所当然不再理所当然时,我一定陪父亲到最后,我做到了。
那天,天微亮,父哀嚎,可以感受到声声撕心裂肺的痛。
入院后,经诊断--主动脉剝离。医生说这种痛仿佛如针拨破皮肤,多数病人突发死亡,父亲坚持了五天。
去年五月,父亲做了肺部手术。他的眼神似乎告诉我,他不愿再接受手术,于是我暗自决定,再有状况,拒绝创伤性治疗。
我知道接下来医生将要和我讨论如何治疗,抑或改弃治疗。
父亲一句话,让我安心做了决定。
"爸,你的血管出了大问题,可能要做一次大手术。"我试着引出父亲的反应。
"还要做手术吗?我今年77㱑,活夠了,不要再做手术了。"父亲知道大限已至。
和医生讨论过后,明白即使动手术生存率几乎是零,当下就签了放弃治疗与急救同意书。不做任何治疗,也没法缓延痛苦。
父亲早知时日不多,我和他先前有默契地为这趟人生最后旅程做准备。父亲交代了遗嘱、丧礼形式、以及他整个人生。这三年里,对于他的人生旅程,我已经铭记于心。
父亲最终得以善终,功德圆满。
因为父亲一句话,让悲伤减半,但是此痛绵绵无绝期。
从此之后,每当回家,不再见到父母亲坐在厅堂,只见香炉设在案上。



路过

鸡蛋
4

鲜花

握手

雷人

刚表态过的朋友 (4 人)

全部作者的其他最新日志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宽频 | 服务条款 | 常问问题

GMT+8, 2017-5-30 04:41 , Processed in 0.054343 second(s), 16 queries .

宽柔校友会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