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宽频 返回首页

英杰的家 http://www.foonyew.org.my/x/?4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戰前寬柔學校校長名單

热度 3已有 612 次阅读2015-8-17 22:44 |个人分类:搜旧报纸|系统分类:文化| 寬柔, 戰前校長, 李春鳴, 汪鳳來, 汪起予

這是1932年8月29日出版的寬柔學校校刊(第14期)中刊登的一張珍貴照片,背景極可能是直律街寬柔舊校舍一帶。當時任校長的是朱袁興先生。從孫一同、馬樹禮到朱袁興,三任校長任期加起來,不到三年(新加坡國立大學圖書館收藏複印本)。


前言

開始搜舊報紙以來,曾幾次個別修正戰前寬柔校長任期。後來想以此爲題,在一篇日誌中提呈一份完整的新名單列表,然其後成果不多,不足成事,計劃束之高閣。近來因《南洋商報》中戰前史料搜尋方便,遂重啟計劃。

特別想完成此計劃,是因爲故友陳鴻騰。

鴻騰曾幾次以戰前宽柔校長爲題寫布落格(包括寬頻日誌),或投稿寬柔畢業刊。我所知的就有汪鳳來(汪起予)和李春鳴。曾翻閱鴻騰生前筆記,有寬柔校長數頁,臚列戰前諸校長,蠅頭小字記下史料中搜得的吉光片羽。雖是零零星星的資料,亦足可見他對此主題格外上心。

當然,吾人熟知,鴻騰對寬柔的一切都很上心,不只是歷史。可惜,天不假年。

閒話休表,進入正題。


兩份寬柔校長名單

就目前已知的寬柔學校戰前歷任校長名單,最早的版本見於1963年出版的《寬柔五十年紀念刊》。一直到2005年,《寬柔紀事本末》(鄭良樹、安煥然合著)修正了名單的幾處錯誤。現將兩份名單列下:


寬柔五十年紀念刊:寬柔中小學校歷任校長一覽表44 節錄戰前部分,並將民國年份改爲西元)

1913-1917

林木卿

19177月)-19186月)

木卿先生令弟

1919-1920

汪鳳來

1921-1922

陳有章

1923-1924

李春鳴

1925

崔陳杰

1926-1927

何伯良

1928

孫一同

1933

黃官聰

1934-1935

邱潔夫

1936

許維勤

1937-大戰

王秀岩


寬柔紀事本末》:戰前寬柔歷任校長名表(鄭良樹。頁58原文簡體,本文在表中附加備註欄方便說明)

1913-19176月)

林木卿


19177月)-19186月)

林木卿令弟


1919-1921

汪鳳來

修正1

1922-192212月)

陳有章


19231月)-1924

崔陳杰

修正2

1925

李春鳴

修正3

1926-1928

何柏良


1929-1930

孫一同


1931

馬樹禮

修正4

1932

朱袁興


1933

黃官聰


1934-1935

邱潔夫

存疑

1936

許維勤


1937-大戰

王秀岩



寬柔紀事本末對修正之處亦詳細說明原因。在此簡列如下

修正1192154日《叻報》第三版〈柔佛歡迎宣慰使〉新聞報道中謂寬柔學校校長爲汪鳳來。

修正2192359日《叻報》第三版〈柔佛寬柔學校十週年紀念之預誌〉 新聞報道中謂寬柔學校校長爲崔陳杰。

修正31926217日《叻報》第七版〈教育部立案南京鍾南中學招生廣告〉中列出寬柔學校校長爲李春鳴。

修正4:爲馬樹禮1992年曾經親自寫信告知鄭良樹學長。

存疑:周炳麟先生口述歷史“邱子夫”,與記錄不同。


有志者可以《寬柔紀事本末》對照《叻報》檢閱。

在此要特別指出:

一、關於修正3,依報章日期,應該將李春鳴之就任年代修正爲1926,不知爲何鄭良樹學長卻修正爲1925(非打字員之誤,因爲1926年將影響下任何柏良的任期)。

二、關於修正4,馬樹禮校長曾謂:

兩年前,我接到寬柔學校五十週年紀念刊一巨冊,其中有一歷任校長的姓名表,列我擔任寬柔校長四年,想係因爲經過一場大戰,人事全變,資料散失,才有此種失實的記載。其實我擔任寬柔的校長,只有一載。1986年。《寬柔旅台校友會廿週年紀念特刊》頁74。原載1973年寬柔旅台校友會會刊)

然查閱《寬柔五十年紀念刊》,及相隔四十、五十年,引用此表的《走過歷史》(舒慶祥)和《寬柔學校九十年》,兩者皆原文照登,都沒有馬樹禮校長其名。可見馬校長當年獲得的,極有可能是特別修正此表的版本。

三、《寬柔紀事本末》改「何伯良」爲「何柏良」,可能只是誤植,乃校對不精,而非修正。


戰前寬柔學校校長名單修正

以下是本文的寬柔學校戰前校長名表及11項修正:

1913-1918.3

林木卿

修正1


林木卿令弟(刪除)

修正2

1920-1921.7

汪鳳來

修正3

1921.7

費新民

修正4

1922

陳有章


1923

崔陳杰


1924

何伯良

修正5

1925

陳有章

修正6

1926

李春鳴

修正7

1927-1930

(委員制,不設校長)

修正8

1930.8-1931.3

孫一同

修正9

1931.4

馬樹禮

修正10

1932

朱袁興


1933

黃官聰


1934-1935

丘孑夫

修正11

1936

許維勤


1937-大戰

王秀岩



修正1 創校校長林木卿的離校年代

陳鴻騰曾在〈寬柔學校第一屆畢業名單畢業禮〉(3/4/2011 《星洲日报》)一文中引述包括《振南日報》在內的多份記錄,確認林校長19182帶領第一屆高小畢業生赴南京深造「不料一到暨南,黃炎培先生聘林校長為學監,我們反損失—位優良導師。」(黄羲初〈本校史略〉 1958年)是緊接著的3月之事,林校長的任職期得至少算到19183月。


修正2 誰是林木卿令弟?

原來先生令弟」在列。據黃羲初先生的說法,在林木卿校長離開寬柔後,「是年代理校長爲林木卿先生令弟」(〈寬柔學校四十六年史略〉載於《寬柔五十年紀念刊》1963年)由黃羲初提出,本該是「怠無疑議」,但再對照更早的一篇在1948年發表的校史,說法是比較直接的「林木卿先生回國後,就職暨南,因此寬柔校長一職,遂改聘汪鳳來先生繼任」(黃羲初〈本校史略〉16/5/1948 《南洋商報》),由此,我覺得既是「代理」,名字也沒有留下,顯然只是來幫忙處理林木卿先生留下的「手尾」,連就任也不算。


修正3 汪鳳來校長什麼時候來寬柔?何時離開?

1920128日的《新國民日报》新聞〈柔佛學務消息〉,謂:「寬柔學校·已聘汪君鳳來長校務·昨已發添招新生廣告矣」(可參考〈汪鳳來校長之任期〉ycteo 寬頻網站日誌)。可確知汪鳳來校長1920年年初就任,其任期應該從1920年算起。

對照鄭良樹學長引用的《叻報》,可知遲至192154日,汪校長還在寬柔學校。直到同年某個時期,極可能在7月上旬的畢業典禮之後,汪校長就離開了。


柔佛寬柔學校畢業紀事

本月八日·爲柔佛寬柔學校舉行高小國民兩科第二次畢業之期·並附設成績展覽會·是日上午十二時開會·全體唱歌行禮畢·由校長報告·旋發給畢業証書·繼由總理卓君天文協理黃君羲初發給畢業生獎品·高小科{}金盾獎章一枚·國民科銀盾獎章一枚、每班學業前三名操行第一名加獎書籍·更由童子軍團長發給畢業生童子軍之獎章獎狀·嗣請來賓吳梁兩君相繼演說·繼爲協理及校長致訓詞·肄業生贈言·畢業生答詞·最近全體唱校歌奏樂散會·請來賓校董茶會並閱覽成績·晚間成績室內裝大煤氣燈數盞·校門外遍懸自製花燈·五光十色·燦若明星·並有軍樂助興·各處有童子軍守街·九十兩日·連開展覽會·無論何人·均不用入場券·參觀者經紛至·而秩序井然·極頗一時之盛云·(〈柔佛寬柔學校畢業紀事〉 21/7/1921


雖然新聞中沒有提到校長的名字,但童子軍團長正是費新民。在繼任者是費新民的前提下,新聞中的校長仍是汪鳳來的可能性是比較高的。若然,文中所敍,就是汪校長離開寬柔前的最後一次畢業典禮了。

汪校長離開後,即到檳城服務,據〈光華日報前輩列傳(卅四)汪起予〉記載:

一九二三年正月,鍾靈增設初中部時,他適任光華日報主筆,曾熱心幫忙籌劃,遂被聘請爲中學主任教員,兼代理教務長(1986年《光華日報》,鄭永美)

再對照《1926年鍾靈學校校刊》(附錄第14頁〈現任教職員表〉),也記載他的確是19231月到任教職的。

先生任光華日報主筆,應該不是一段太短的時期,從1921年下半年到1922年結束,是合理的推算。而找出他確切的離職時間,有助於進一步確認他的繼任者是否是費新民。


修正4 費新民當過寬柔學校校長嗎?

19211028日《新國民日報》曾刊載一則新聞〈寬柔學校之進步〉,提及當時寬柔學校校長爲費新民。費乃汪鳳來校長在任時,創立童軍者。

據悉,此爲惟一提及費新民任校長的資料,有可能是記者「誤記」,在找到其他旁證之前,無法百分之百確定。然而細讀全文可知,記者在費新民之帶領下參觀寬柔,並從其口中了解寬柔辦學理念和發展前景,竊以爲誤記之可能甚微。茲錄報道全文:

(博愛稿)柔佛埠寬柔學校·爲該埠華僑所創設·高等生已數人畢業·遷入星洲中學肄業矣·該校男女學生、凡百餘人·校長費新民、江蘇農業專門學校畢業生·教員凡四人、狄昂人、方十偉、何伯良、李吉皆知名之士·以南洋方注重農業·得費君爲校長·其進步可知·博愛近日與二三友人·遊歷該埠·由費君導觀該校廳事、教室、操場、農業試驗場·并一切成績品·在在有可觀者·惟惜農業試驗場及體操場頗狹小·不無碍於展布、據費君云·該校董皆熱心於教育·行將擴充之云·


修正5 何伯良任校長年代是在1924年。

何伯良,1917215日的《振南日报》關於寬柔第一屆高小畢業典禮的報道中,就已經看到他的名字(可參考陳鴻騰〈寬柔學校第一屆畢業生名單及畢業典禮〉201143日《星洲日报》),當時身份是畢業典禮中的校方「總代表」;前述1921年〈寬柔學校之進步〉,他是寬柔四位老師之一。如果間中沒有離職,到了1924年,他已經算得上是寬柔的資深教員。

192464日南洋商報之〈寬柔學校十一週紀念之盛況〉,時任校長的是何伯良。這會不會是記者的誤記呢?在沒有其他佐證之前,上述報道僅是孤證。至於原來的校長名表中,他的任期在1926-1928年(或鄭良樹修正的1926-1927年),1926年確認爲李春鳴校長任期內,若寬柔實行「委員制」屬實,則1927-1928年間不設校長,何伯良任期在1924年方才合理。此在「修正8」再議。


修正6 陳有章的第二個任期

鄭良樹學長在《寬柔紀事本末》中,爲陳有章校長的第二次任期提供了線索:寬柔校友陳瑞松致陳迪松的家書(頁20。陳燕鳴提供)。在〈戰前歷任校長名單〉(頁58)中,卻未列入。注解說明道:

此信所署日期,無從辨認,可知陳有章其後又曾復職一屆,惟年份失考。

關於此家書之寫作年代,陳鴻騰在其日誌《校友家书:〈陈瑞松致陈迪松函〉读记》中有非常清楚的疏理,並總結道:「此函當寫於1925年夏秋之際,即姜伯韩就任暨南學校校長後不久。」而陳之任期,則最遲在此家書成書前的1925年初開始,結束於李春鳴任期(1926年)之前。


有沒有可能找到更直接的證據呢?事實上,姜伯韓從歐洲就任暨南,過新加坡,寬柔學校請他到校演講。此事見諸報端,也留下陳有章作爲寬柔校長的記錄。全文錄下:

寬柔學校開會歡迎姜博士

(飛飛稿)姜博士過叻,寬柔得其消息,即派代表到叻歡迎博士來校演講。博士於十六日上午十時坐汽車到校,休息片刻,即開歡迎會。首由陳校長有章致歡迎辭,並介紹姜博士演講,(演辭另錄)後由該校黃司理羲初、陳校董慎予致謝詞畢,即茶會。是日适值該校成立十二週年紀念日,故埠中人之到會者,極爲踊躍。當博士演講畢,掌聲如雷,實爲該校空前未有之歡迎大會。因在叻另有約會,故於下午三時即返星洲云。(22/5/1925 《南洋商報》)

1925年杪與李春鳴一道就職寬柔的俞玉衡提到,南來柔佛,在新加坡上岸(時已1926年初),接待者中有陳有章(寬柔學校校刊1926年第一期 新加坡國立大學圖書館收藏)。當時陳可能是剛剛從其第二個寬柔校長任期卸任,有點交接的意思。


修正7 李春鳴校長什麼時候來寬柔?何時離開?

李春鳴校長到校的確切日期爲192619日(1926年寬柔校刊第一期〈學校記事〉,頁22新加坡國立大學圖書館收藏)。其任期,一般的說法,是到1926年結束。

陳鴻騰的〈李春鸣校长〉2008年 守拙雜記)整理李春鳴校長生平繫年,其中有段記錄:

1927年該校鬧學潮,陳嘉庚爲整束校紀,謀求南洋僑中循規發展,乃委派秘書專程赴馬來西亞聘請李春鳴。李春鳴乃於19271月再赴新加坡南洋華僑中學任訓育主任至192812月。

19261026日刊載於《南洋商報》的〈柔佛寬柔校國慶日誌略〉,可知當時寬柔校長仍然是李春鳴。而1927年的《新加坡華僑學校招生簡章》所錄〈教職員表〉已有李春鳴校長的名字。陳鴻騰之記錄誠是也。


修正8 寬柔學校一度改校長制爲委員制

此修正當專文討論,先簡單列點釐清:

1.學校的制度有很多種。校長制或委員制,是其中兩個選擇。

吾人先入爲主,以爲學校必有校長,其實不然。關於學校行政制度,當時即有討論,以下引用1927527日刊載於南洋商報的〈南洋華僑教育之我見〉,作者黃建忠。

南洋華僑所辦的學校,大小優劣,總計起來,差不多幾百橺。這幾百橺的學校,各各的組織不同。有的董事制,有的委員制、有的經理制、有的校長制,就是教務方面,有的有名無實的新學制,有的仍用舊學制。

話雖如此,縱觀文獻記錄,可知當時學校絕多爲校長制,少數委員制,鮮少其他。


2.委員制是那個時期的潮流。

茲引用教育學者王秀南在〈校長的意義及其使命〉(1970927日 《南洋商報》)中對委員制的說明。

記得中國國民軍北伐勝利的初期,有些省份如粵、如閩、若浙,爲了「民主集權制」的感染,都把校長制改爲委員制。規模小的學校,委員三人,分主教務、訓導、事務,而互推一人爲主委。規模大的學校,委員五人,分主總務、教務、訓導、體育、研究,也互推一人爲主委。

雖說是潮流,但不足以成趨勢,委員制也未被多數學校採用。


3.
南洋華僑學校實行委員制者,亦不罕見。

就以較著名的新加坡華僑中學爲例,1929年學校長翁之達辭職,曾權宜實行委員制。(〈華中消息校長已辭職返國暫時採用委員制由各主任負責辦理〉 15/11/1929 南洋商报》)。1931年起,劉公武,張禮千,賀之遠,三任掌校者都是教務長,即不設校長的委員制也(〈華中開學矣〉 18/2/1934 《南洋商报》)在「修正10」 。馬樹禮引文中亦有談及。

其他例子還有峇株巴轄愛群學校(1926年初實行)、昔加末余文打公立學校(1929年實行)、新加坡愛同學校(1947年實行)等;馬六甲的華僑公立平民學校,自1922年創校,一直實行委員制,直到1936年才改行校長制(〈本校簡史〉14/4/1937 南洋商報)。其中,實行委員制又以荷屬印尼華僑學校最多。


4.
寬柔曾宣佈實行委員制。

寬柔學校曾在1927年學期末在報端鄭重其事宣佈實行委員制:

本校于暑假後改行委員制,不設校長。現擬添聘担任國文、算術、歷史、地理、公民、手工、圖畫等科教員四位。每月薪金六十五元,膳食在內。須有師範或中學畢業證書,並要用純粹國語教授方合。來函請詳註履歷,可逕寄柔佛囉米街第壹號,柏成號余柏川收。如不合格,恕不奉復。民國十六年六月二十五日25/6/1927 《新國民日報》 原文無標點)

此剪報雖是孤證,但已足可證寬柔1927年之後實行過委員制。按常理度之,若非議定,不可能宣於報端,此其一;可知寬柔並無物色校長之行動,來臨的「暑假後」,寬柔學校必然沒有校長就任,不得不遂行委員制,此其二。


5.
在其後一段時期(1927-1930年)的寬柔新聞中,不見有“校長”。

搜索《新國民日報》及《南洋商報》,1927年至1930年的寬柔新聞,出奇少見,不知與其轉換制度有關否。本來,學校新聞見諸報章,常見校長某某某之敘述,只一例即可反證寬柔實行校長制,然未嘗見也。反之,若該有校長之場面,並沒有校長出現,則間接支持此說。

以下爲該時期一則新聞〈國慶日之寬柔學校〉:

十月十日國慶·柔佛華僑公立寬柔學校·開慶祝會·並舉行新校舍落成典禮·其秩序如下·(一)放炮·(二)奏樂·(三)唱國歌·(四)向國旗校旗·孫中山遺像行三鞠躬禮·(五)恭讀孫中山先生遺囑·(六)唱國慶日紀念歌·(七)奏樂·(八)向國旗·校旗·孫中山先生遺像再行三鞠躬禮·(九)讀祝詞·(十)主席致謝詞·(十一)來賓教員董事演說·(十二)主席致謝詞·(十三)唱校歌·(十四)奏樂·(十五)禮成·攝影·12/10/1928 《新國民日報》)

流程中提到主席報告,來賓、教員、董事演說,卻沒有校長致詞。


6.
寬柔新聞的間接印證。

後來寬柔學校聘用孫一同校長,那是改回校長制了。當時新聞如此寫道:

近日該校董事部諸執事·鑒於華僑教育有改進之必要·而該校前途亦應刷新整頓·所以議决改組·慎重物色校長·

(〈寬柔學校佳音〉1/8/1930 《新國民日報》)

字裏行間透露的是寬柔組織的重大變革,尤其「改組」二字,可推測是委員制與校長制之轉換;而委員制之實行,乃自1927年暑假後一直到1930年暑假後,整整四年。

另外,《寬柔五十年紀念刊》的校長列表(即本文第一表)中,1929年到1932年這四年亦是一個「空窗」期,沒有校長,卻未加以說明。想是多年後的回憶,年代失準(兩年的誤差),應該就是不設校長的委員制時期。


7.
猜測寬柔實行委員制的原因。

  • 林木卿之後,寬柔學校校長幾乎是一年一易。校長難請更難留。
  • 校董與教員之間的關係並不好,委員制釋放更多的自主權給教員,背後或有改善董教關係之動機(參考〈从黃羲初的一篇文章看当年(1927)的董教关系〉 26/10/2010 ycteo寬頻)。
  • 委員制只是不得已的權宜方案,找到合适的校長人選,就會改回校長制。


修正9 孫一同,寬柔重新實行校長制後的第一任校長。

孫一同在寬柔任校長的起迄日期,文獻中能找到非常確切的記錄。

前引報章新聞〈寬柔學校佳音〉寫道:

現聞校長一職·諸董事經多方考慮·均属意孫一同君·查孫君係東南大學畢業·在國內辦理教育事業多年·對于南洋教育·亦有經騐·品學兼優·人極誠樸·此次蔴坡中學·華僑中學·及崇正等校·均有相當教席·孫君一概婉却·專任柔校校長·將來該校前途之進展·必能爲該校董事稱快也·至於另聘教員十餘人·均爲學行兼全·經驗豐富·開學之期·已定八月一日云(1/8/1930 《新國民日報》)

《南洋商報》1931217日新聞〈華僑中學後天開學教職員經已聘定〉報道云:

本坡華僑中學校自宣佈改組後,該校董事會積極選聘教師,且決定於三月一日開學,刻下校長雖尚在物色中,然其他各教職員均已聘定。教務主任兼管校務係劉君公武。訓育主任係孫君一同……孫君爲福建邵武人,國立東南大學教育科畢業,曾任省立第六中學校長,中央大學助教,柔佛寬柔學校校長……

可知他在寬柔學校的任期於19312月底結束,31日開始,轉任新加坡華僑中學訓育主任。寬柔校長之職,從就任到離開,只有七個月。

此修正可參考日誌〈孫一同校長及其他〉(ycteo 22/9/2011 寬頻)


修正10 與孫一同交換崗位的馬樹禮

馬樹禮對自己南來任教,有一段相當詳細的回憶記錄:

……由一位友人介紹,到了新加坡,擔任起那裏的華僑最高學府——華僑中學的教員。

此時的「華中」剛在一次學潮之後,未設校長,由初從德國留學同來的劉公武先生出任教務主任代理校務……總務主任是由董事會的一位董事擔任,開課之後,才請來一位訓育主任,他就是那時柔佛寬柔學校校長孫一同先生。孫先生是國立東南大學(前身為南京高等師範)教育系畢業,又是福建籍,當然是再好沒有的人選,不過遺下的寬柔學校校長一缺,必須有人去接替,因此我就被推去擔任此一職務。(1973年。《寬柔旅台校友會廿週年紀念特刊》頁74轉載)

孫一同校長1931年3月轉任華僑中學(參見修正10),可知馬樹禮就任寬柔稍後於此。

再看看《寬柔學校校刊》創刊號記載:「本校新聘校長馬樹禮先生,于四月一日蒞校視事。」(11/5/1931 《新國民日報》)

上世紀二十到三十年代,新加坡南洋華僑中學學潮頻仍。1931年開學之前,校方曾決議解聘所有教員,重新徵聘(6/2/1931 〈華僑中學下月一日開學董事會發表重要啟事〉《南洋商報》)。馬樹禮作爲華中交換給寬柔的校長,在華中任教的時間,實不足一個月。


修正11 邱潔夫、邱子夫、邱孑夫、丘潔夫、丘子夫、丘孑夫……

據陳鴻騰之考,「潔夫」、「子夫」,爲「孑夫」之誤(24/8/2010 寬頻 〈戰前寬柔學校校史偶拾〉,殆無疑問。事實上,當年當地的報章《南洋商報》,絕多時候稱先生名爲「孑夫」,偶或「子夫」,顯然是手民誤植。此鴻騰考據時尚無網上搜索《南洋商報》之便也。

然,無論《寬柔五十年紀念刊》、《寬柔紀事本末》或陳鴻騰引用《英屬馬來亞概覽》(1935年 劉煥然),皆是「邱」,與《南洋商報》常見的「丘」不同。大略統計之後,《南洋商報》用「邱孑夫」25次,用「丘孑夫」1九十餘次。另,1938年應新小學特刊(新加坡國立大學圖書館收藏)中,亦稱先生名爲「丘孑夫」,可見,應該以「丘孑夫」爲是。


附記

戰前較後期諸校長朱袁興、黃官聰、丘孑夫、許維勤、王秀岩之任期,皆可從《南洋商報》(新加坡國家圖書館收藏)或《寬柔校刊》(19316月創刊號到19336月第21期 《新國民日報》)搜索,一一對照之後,確認《寬柔記事本末》無誤。並且大致爲上任在年初,離任在年底。

初期校長,如汪鳳來、費新民、陳有章、崔陳杰、何伯良等,就任次序及基本年代,應無大谬,只是若要更精確的月份或日期,目前已知文獻不易再進一步補充。尤其費新民、陳有章、崔陳杰、何伯良四人,更是生平資料闕如,不知從哪裏來、往何處去。

在十四位校長、十五屆任期中,陳有章的第一個任期,是惟一找不到當時報章直接印證的,除了《寬柔五十年紀念刊》外,只有〈陳瑞松致陳迪松函〉一份間接資料


疑議

林木卿之後,若真的捨棄「林木卿令弟」此人,則出現一年多的空檔。


後記

寬柔戰前校長,自林木卿之後,王秀岩之前,幾乎一年一易,最大因素,恐怕是寬柔小廟留不住大師。

就目前可查證之史料,離開寬柔,繼續留在教育界者之發展,已知:

  • 林木卿回到祖國,先在暨南學堂任監學,一年後到汕頭創立職業學校並擔任校長。
  • 汪鳳來赴檳城,於光華日報筆政職中協助鍾靈創立初中,後就任鍾中,直到退休。
  • 李春鳴先赴新加坡華僑中學,再赴荷屬印尼,創立的雅加達中華中小學是當地最負盛名的華僑學校。
  • 孫一同轉任新加坡華僑中學,後來再赴吉蘭丹中華中學掌校。
  • 朱袁興卸任後一度留在寬柔,一年後亦轉任新加坡華僑中學。
  • 黃官聰離任後赴檳城任教於孔聖廟中華中學。

幾乎無一例外,都轉赴中學執教或掌校,甚至創立中等學校。

寬柔學校創辦中學,其時晚矣。畢竟戰前新山,地處偏狹,比起吉隆坡、檳城、馬六甲、麻坡等地,經濟亦不算繁榮。當時華僑在教育上的想法也是相對保守,因此小學財政年年捉襟見肘,誰人會想到創辦中學?再者,有更高的升學需求,新加坡就在左近,這消解了新山華僑追求更高理想的動力,正是新山百餘年來無法擺脫的宿命,此現象在《新新關係——看新山人如何新加坡》(2001年 陳嘉榮等)一書中頗有著墨。

校長一職,易動頻繁,第二個原因,或許是董教之間的關係不好。此在文中「修正8」已有提及。個人以爲,在那個學校制度「不到地」,教員多從中國請來(心向祖國)的時代,極負教育理想的創校人黃羲初,或許正是校長的掣肘吧!

匆匆甲子如白駒過隙,且不論寬柔小學,目前寬柔中學,已是規模超大的世界級中學。

比超大還要更大的追求之外,又如何?


路过

鸡蛋

鲜花
3

握手

雷人

刚表态过的朋友 (3 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宽频 | 服务条款 | 常问问题

GMT+8, 2018-1-22 10:36 , Processed in 0.052466 second(s), 17 queries .

宽柔校友会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