宽柔校友会申请入会注意事项  | 麻河之恋 汽车寻宝  |  宽柔校友会设立“宽中教师医药基金”  |  网上订购《一块钱》光碟

宽频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宽频 首页 宽外世界 查看内容
宽柔校友会申请入会注意事项《一块钱》网上订购服务《地理笔记》网上订购服务

一点点家乡的回忆

2009-9-4 14:30| 发布者: ianchin| 查看: 1138| 评论: 0

Like us on Facebook

离开新山到台湾跟中国大陆工作已经二十年了,但是每次看到手机上秀出来自马来西亚的电话都难以从容的用平常的语调回话,总是担心多于宽心,尤其在得知恩师陈徽崇老师得癌症后到发病危通知,虽然每次提起电话都告诉自己,可能就是这通电话了,但是那混杂着不舍与乡愁的心情总是那么的揪心。陈老师过世前一周,从新加坡回到新山医院,我跟志强要了师母的手机,电话另外一头师母问虚弱的陈老师:“浩源打来,你要听吗?”不久耳边传出陈老师虚弱的声音(师母帮老师拿着电话),我急促的问候了几句大部分时间脑子里好像影碟快转那样,快速“播放”着二十几年前陈老师带我们从宽中食堂排队到礼堂练唱得情景最后陈老师跟我说了声“bye bye!”,挂上电话后的沉寂,就如我刚从时光隧道回来,还想在来一次时光旅行,看看那些离去的亲人。

八零年代对我来说是个重要的启蒙年代,从做什么都没有自信的小胖到爱上舞台的歌者,如果那个年代没有陈徽崇老师和师母的鼓励跟指导,相信不会有今天的我。从陈老师所编撰的“音乐基础“开始,很多跟我有同样经验的学长学姐,学弟学妹,开始了属于自己的音乐团体生活,直到现在我还记得如何唱”入学颂“,”荷包蛋“,”苹果丰收“,“游子吟”,“Can mari Can”, “Di Tanjung Katong”,“剪羊毛”等耳熟能详的歌曲。就是在上完前几堂音乐课后,决定加入合唱团初中小组的。初中小组时最喜欢唱“挥手“,“传灯”,也开始接触到大马现代诗曲的“海“,我记得那年歌唱比赛我就唱过海“,这首歌后来变成姚新光,小曼(陈再藩),游川(写”海“的诗人)以及陈老师把酒言欢的主题曲,我也在那时候喝下我第一杯黑狗啤。

八零年代后期,进入高中部,合唱团大团,在学长姐的带领下开始接触到陈老师在大马现代诗曲的作品,记得第一次练“星夜行程“,的时候听到钢琴前奏,及第一次四部合唱时,顿时感动得起了鸡皮疙瘩,原来合唱是那么震撼的,那时候对音乐表现的功力不深,只能按着录音带,以及学长们的指导慢慢模仿慢慢学习,直到实习演唱会时看到陈老师的指挥,才能够一窥陈老师作品的完整演绎,乐谱,声音与指挥的完美结合。

印象最深刻的就是有一次,合唱团与军铜乐队组团到北马巡回,为了保护我们的嗓子(巡回后要到吉隆坡参加全国艺术歌曲比赛),我跟聪文坐在陈老师车上,录音带正在播放着 “星夜行程”,唱到第44小节,女声二部齐唱“呜…”为背景衬托男生二部齐唱 “此去是,千万里,无刀,无剑...”陈老师开着车跟我说,女声那里其实是要模仿小提琴弦乐伴奏,如果是小提琴,也可以有相同的效果,我当时心里想,原来老师的歌也适合交响乐团伴奏的。另外,“风中口占”里的第45小节:“原无需鼓乐喧天...鼓乐喧天...”这一段每次练唱跟指挥时总觉得背景应该配上华乐的锣,鼓,跟钹,在钢琴与中国打击乐器交汇中,把“激情,轻描淡写的...”表达出来。还有“云与飞簷”,钢琴前奏,如果你闭上眼睛,一定不难看到从容飘过飞簷,听完后,完全忘记城墙自缢的悲壮,反而余音绕梁。北马巡回那一次,在霹雳表演,大家一路奔波都略显疲态,我们几个负责领唱“流放是一种伤”,在一轮朗诵后,突然鼓声响起,原来陈老师,即兴上台,为我们擂鼓伴奏,大家顿时精神一振,那晚演出应该是我们唱流放以来,最精彩的。那个年纪唱陈老师的歌几乎都可以用画面捕抓音乐的意境,而且总觉得陈老师说话的语调象“陋石”的独白,不急不缓的把音乐的故事娓娓道来。

我个人有幸负责好几首先在脍炙人口的歌曲的原唱,我还记得“启舞”是那年舞蹈节身上穿起了第九届舞蹈节的纪念T恤,小曼填好了词,我忙着谈高中第一场恋爱,前一晚由于有点忘形,学妹回家晚了,她母亲打电话到学校以及陈老师家投诉,我到陈老师家时正好正在跟学妹的母亲通话中,挂掉电话后,陈老师对我笑了笑,没说什么话,直接把手稿给我:“来,练这首...”就开始在钢琴上弹奏,让我练习。演出当天,当晚主持人是姚新光,姚老风度翩翩的报幕,当晚的开场是九个舞狮用的鼓编排出来的 鼓韵演出(也就是二十四节令鼓的前身),我忘了是最后还是在“九鼓”表演后唱“启舞”,不过那天的演出,我永远不会忘记,也开始懂得享受全场熄灯,聚光灯打在脸上,那种尽情演出的乐趣。

陈老师对学生的培养常常是在一些零碎的细节当中,循循善诱,慢慢的启蒙我们。同时陈老师会经常发起不同的演出,透过演出让我们能够有实习,进步的机会。就算原来只是某些插花式,咖拉菲的串场演出,陈老师都会对我们说,一定要唱的好。当年也在老师的感召之下,非常乐于参与所有演出,有一年跟志强,德盛一起唱美国民谣组曲,记得是在志发的城市音乐练唱,陈老师走进来说:“你们的英文发音错了...”然后留下来听我们唱完”。我记得在八零年代末期,陈老师在宽中117讲堂(不知道现在是否还这么叫)让我们几个要参加比赛的学生办一场“韶韵小聚”;陈老师说韶乐,是中国古代结合诗歌,音乐,舞蹈的宫廷音乐,后来由舜帝传到了湖南(算中国南方了)而发扬光大,而楚界已经是古代中国最南方的国界,因此陈老师藉韶乐,引申到马来西亚的最南边的城市新山,希望他的学生也能够在这个中国文化上寂寂无名的马来南都,发扬韶乐精神。这个期待后来延伸成为每逢我们从国外回国过寒暑假时,陈老师发起的另外一个演出-“乡音扣”,希望我们不忘本,学成后回乡继续新山的音乐香火。字字嘱咐,历历在目,而每次演出后的激情,犹扣心弦。后来小曼在新山唯一一家茶艺馆“随缘”主办“烧砖煮酒”,“以及巡回全国的“动地吟”还有新加坡张泛老师主办的“七月流火”诗曲演唱等活动。让我们这些初出茅庐的后生小辈,有机会浸淫在音乐,舞蹈与诗歌的交错演出中,有如一曲曲文化的赋格,提供我们成长的养分。

如果陈老师回国的前二十年把大部分青春奉献给在宽柔中学的中学生,那他离开宽中成立“柔佛音乐学院”的后半段人生就是造就现在新山遍地开着合唱的花朵的主要工程师。当年一起参加合唱团的好伙伴,还有那些连见都没见过的小师弟都纷纷自立门户,带着每一个合唱团“开心”演出。我相信,这是我们当年离开“琼青合唱团”后完全没想到的惊喜。正如聆听陈老师的每首歌曲,休止符,永远是为下一个章节准备的必要静默。怀念那段学喝黑啤,搬钢琴,独唱,合唱的日子。陈老师在去年流火粼粼的仲夏,离我们而去,但耳边依稀听到他一首首动人的乐章。小曼说陈老师是牧歌的人,我说他是像周杰伦歌曲“牛仔很忙”的歌词那样:”不要麻烦啦,不要麻烦啦",把自己流放,独自放牧去了

最新评论

宽频 | 服务条款 | 常问问题

GMT+8, 2017-12-12 20:19 , Processed in 0.067880 second(s), 14 queries .

宽柔校友会
回顶部